对于每个人而言,长大了,意味着不同的改变。但如果要我说自己有什么不同,我定然是想不出的。突发奇想问问旁边的人,都说没变啊,还是和以前一样挫。“靠!”寒假的同学聚会倒是让我吃了一惊,身边的同学都变化蛮大,大家几乎认不出彼此,只能通过似曾相识的眉眼、容颜揣测。 ...
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同归于寂;你既来看此花,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,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。 我一直坚信,有这样一个你,与我相似,或者一模一样的你。你在网络的另一头,或者说某个我们可以彼此沟通的地方注视着我。当思绪化为平实的文字,穿越了时空的阻隔时,我看见你、理解你。 ...
如果生命如一张泛黄的纸页,我愿它一直留存在这亘古的雅致,恒久氤氲着淡漠的气息。 回忆里大段大段的空白里,究竟掩没掉了什么东西,而那些仅剩下的可以回忆的年少,又停留了多少悲喜? 想来冬天是最令人讨厌的吧,那刺骨的寒风,淡淡的阳光,总是充斥着一股冷淡与寂寞。 ...
都已经是夏末了,木槿花还是在开,淡紫色的。如果仔细对比的话会发现和锦葵长得很像,它们都是锦葵科的但不同属。锦葵科的花长得相似度比较高。 这图是去实验室的时候拍的。晚上回来的时候下雨了,还好不是疾风骤雨,而且比较温和的雨。 ...
六点起床的日子 实习跟想象中的差的不多也不少,只是对我来说最致命的就是每天都要六点起床,然后赶正常情况下没有位置的公交。每天都要六点下班,然后有可能挤不上回来的公交。中午还是有大票大票的休息时间,只是吃饭我就要废掉一两个小时。 ...